pc蛋蛋快速
新聞熱線:0577-88539042    監督舉報:0577-88523479
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
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甌海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文學  -> 正文

拂林隨雨密 度徑帶煙浮

——雨中訪京山村
來源:甌海新聞網   2019年03月25日

  煙雨迷濛的山村景色

  ■周勝春 文/攝

  這個冬天的溫州,猶如三四月份的梅雨季節,紛飛的雨點如傷心情人的眼淚,天天滴個不停,似乎永不枯竭。大羅山,可以說是溫州人的心靈棲息之地。它的誘惑,即使大雨也擋不住我們前行的腳步。在農歷新年來臨前的一天,為了一睹大羅山的雨霧勝景,我們開啟了一段有點驚險的旅途。

  車子經過開通不久的三垟街道中心大道,穿過樟岙山洞向左轉,經茶山街道臨近高教園區的轉盤。一拐進環山公路,就好似鉆入了一片白花花的世界,前方及兩側周邊俱是雨霧繚繞,茫茫一片。能見度在轉彎時只有20多米,即使是直道也只有50來米,有些山坳更是迷霧團團,不辨東西南北,傲視群峰屹立的大羅山整座山體都被淹沒。

  車子在往上艱難爬行的過程中,都開了夜行大燈和警告雙閃燈,一路上都是在不停的拐變,不停的往上。心里七上八下,如小鹿在胸口撞擊,面對外側的萬丈懸峰,怕有閃失,時不時的涌上一陣陣慌亂,但也遏制不住心里浮上來的驚奇,欲一睹真容。稍稍掃了幾眼右側的窗外,越發感覺自己正往仙山里走,仙霧渺渺,仙樂飄飄,似乎聽到了極樂世界的梵音,看到了拈著鮮花端著花瓶衣袂飄飄的仙女在圣水池邊亭亭玉立……

  不知道繞了幾圈,路邊一個叫做京山村的標志牌在雨霧中依稀可見。想起大羅山的深邃與寬廣,只能管中窺豹了,靠左側山壁停好了車。因為“山路元無雨,空翠濕人衣”,面對飄渺的雨點,更要撐著傘出來。山上處處是風景,使我不由透過雨簾細細的打量起這個村子。環山公路兩側傾斜山坡上的山村整體,都是在雨山霧海之中。古老房屋的飛檐,翠綠的片片竹葉、層層樹葉、棵棵小草,還有絲絲縷縷的青苔,都需要定睛看看,方能隱隱綽綽見到它們的風姿。

  沿著較為陡峭的石子路下來,一座解放前建造約有10來間的老房子靜靜的坐臥著。它坐北朝南,在綠蔭掩映之中,黑瓦層疊,脊檐伸展。建筑物左右兩側的窗臺上面雕刻西式圖案,屋脊下墜、屋檐上翹的幅度都很大,一股古樸典雅之風撲面而來。一眼就看出來,這座房子以前屬于大富之家,絕非平民百姓所有。前面院子和房子的東南西三個方位均用石頭筑成了一人多高的圍墻,幾乎與下屋檐不相上下。從敞開著的門進去,地面已用水泥鋪平,10余扇木頭房門無一例外的緊閉謝客,但依稀能聽到人語聲,真的是“空山不見人,但聞人語響”。老宅藏深山,又是在這片煙雨凄迷之中,不免讓人心生感嘆:“庭院深深深幾許。”

 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整個山村之中,類似的建筑物還有好幾座。其中一座建筑物的外墻以盛開的蓮花樣式為主,直線三角的菡萏為輔,線條圓潤張揚,柔中帶剛,典雅大方。主屋還是傳統中式的黑瓦飛,木質結構,江南古民居的特色濃郁而鮮明。總體上來說,中西結合,相得益彰,典雅大方,深重凝練。在稍下方的半山腰,建有一個教堂,正門前面一條可夠開車的水泥路與環山路連接。由于站立角度的問題,僅僅能看到外墻把旁邊的峭壁隔絕,墻上裝滿子圓形燈和各色旗子。由于教堂屬于舶來品,而且宗教場所大多建造得氣勢不凡,其建筑風格應該也是中西合璧。

  與環山路南面一概都是老房子不同,在北側山上無一例外的都是新房子。它們同樣緊靠山體,依山勢而建,其中還有好幾幢別墅,形成一個小小的別墅群。至于建筑風格,則無一例外的搬用了西式。高高的圍墻上爬滿了爬山虎,雖然相當一部分都已枯干凋落。轉墻中間筑有帶拉門的車庫。高于圍墻的是院子里小廊一角,三五條長劍似的廊梁伸向天際,很明顯是用來裝飾。隱約可見三四幢二到三層的房子依高低不同依次攀附在山坡丘陵上,在雨中的它們顯得風情萬種。

  路邊挨山建有一個叫“怡情亭”的小亭子,柱子上刻有“晨曦覺海送鐘聲,萬壑松嵐催月上,半山風定觀云飛”,還有幾句因損壞看不清楚了。因此,我也就不按照柱子的排列方位對仗了,但無論怎么排列,既有宏偉壯烈,又有詩情畫意。我似乎透過層層雨霧,在山頂看到日出、月上和云飛壯觀,陰柔和騰躍的景象。旁邊還有好幾條古道伸向山上,只是在漫天雨飛中云深不知處。有一條古道還標志著前方幾公里是心安禪寺,可見白云深處不單單有人家,還有禪意。

  腳踩在僅容一二個人通過的石子路,在一座座老房子之間穿梭,可以把時光調度,如電影膠片一般一個10年一個10年的往前推。每一座房子的圍墻上都有細密如絲的青苔,“積歲青苔厚階面”,不知青了幾季?房前屋后的小菜園一畦畦遍地都是,“開荒南野際,守拙歸園田”,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田園生活,挽起褲腳荷鋤鈀,忙活半個月,不管山下繁雜之瑣事。竹籬笆上的枯藤敗葉纏繞不休,“籬落疏疏一徑深,樹頭花落未成陰”,是季節的標志。通過石頭墻筑成的豬欄,偶爾還能聞見一二聲雞叫,“雨里雞鳴一兩家,竹溪村路板橋斜”,此時,整個世界都是安靜的,整個人生都是安寧的。

  再往下走,幾棵大楓樹在兩旁迎面而來,連接著的便是全市聞名的紅楓古道了。它筆直的伸向下方,在雨霧迷漫處,幽深幽深的,不見底。抬頭看樹葉,幾片淡黃色病懨懨垂著腦袋,與枝條的連接岌岌可危,已沒有了如火般的色彩。路旁邊建有一個六角亭子,安靜的面對著歲月的猙獰。此時,耳邊傳來“嘰嘰喳喳”的鳥叫聲,但它們卻沒有飛起來,可能是天氣寒冷窩在家里了。

  抬眼望東方的山麓,只見雨霧飄來白云,山體時隱時現,如一個小島在大海里載浮載沉,又像一座山峰在半空中飄浮行走,看不見路,也看不見房子,遙不可及又近在眼前。下山的旅途又是另一番情景,好似駛入了汪洋大海深處,在波濤洶涌的中央,咬緊牙關雙手緊握方向盤,車窗前方似乎有海市蜃樓,又似乎出現了彩虹,在虛虛實實幻境和迷漫之中,尋探最終的目的地。到了山腳,從后視鏡看到一片片云海留在了山上,聽到雨打地上淅淅瀝瀝的的聲響,方才長長的吁出一口氣來。

編輯: 陳奕如  

pc蛋蛋快速 勇士亿游登录地址 团队赛车pk10杀号计划 香港极速6合计划 澳门赌桌21点规则 ipad怎样下载应用软件 北京pk10走试图 幸运pk10快艇在线直播 广东时时网 慈善网稳赚包六肖 广东时时赚钱吗